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网 ->科幻·灵异 ->诸天大道宗简介
听书 - 诸天大道宗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29章 尸山血海一比丘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您放心,瞧好吧。”

    名叫六子的士兵点点头,转身小跑着向衙门跑去。

    六子一路小跑进了县衙,通报了一声,就在院子里踱着步子。

    南梁城虽小五脏俱全,县衙修的也颇为庄严肃穆。

    通体一色的白石板,惟妙惟肖的假山,雕刻花纹的走廊,都让六子不敢多看,心中又颇为羡慕。

    ‘县老爷现在怕是还在被窝搂着美娇娥吧.......’

    六子心中浮想联翩之时。

    身后传来低沉的脚步声。

    “你有什么发现?”

    一个捕快瞥了一眼六子,淡淡问道。

    “回大人,是这样的.......”

    六子不敢怠慢,赶紧将之前王头的话复述了一遍。

    “哦?丈二长枪?披着斗篷的魁梧黑袍人?”

    那捕快眉头一皱。

    兵器从来都有一寸长一寸强的说法,但那说的是战场之上,武林之中就不一样了,丈二长枪,不说携带方便与否,若是在狭小的地方与人交战,难免会吃亏。

    是以,敢用长枪的武林中人很少,但多是高手。

    “你可曾见过此人何时入得城?”

    那捕快又问。

    “这个......”

    六子愣了一愣,没敢轻易回答,冥思苦想了半天才道:

    “那人提着丈二长枪,气势不凡,若是他入城,属下不可能不记得.......属下没有看到过此人入城!”

    “你果真没有见过此人入城?只见到他出城?”

    平静威严的话语之中,明棠踏步走出院子,负手而立。

    “大人。”

    六子一哆嗦,跪倒在地,也有些迟疑了:

    “回大人,属下,属下也可能记错了.......您,您要不去问问王头?”

    “不必了,你退下吧。”

    明棠摆摆手。

    南梁城还是太小了,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就是来去自如,想要靠几个普通士兵盯住他们可能并不大。

    “是。”

    六子松了口气,慌忙退走。

    这位大人身上的气息太强了。

    “大人?”

    有捕快迟疑问道:“属下前去盯住那人?”

    明棠摇头,眸光闪烁:

    “武林中人素来桀骜,你一人前去,难免有所麻烦。”

    “那您的意思是?”

    捕快疑惑。

    “我亲自去。”

    明棠眸光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捕快:

    “我回来之前,任何人有异动,格杀勿论!”

    ......

    荒野之中积雪未消,有些地方却也露出了地面。

    红日高悬之下,入目之所及,尽是一片光亮闪烁。

    安奇生提着长枪不急不缓的走在荒野之中,神色平静,实则不停的与长枪沟通,听劲。

    踏步之间,掌中长枪‘呜呜’震动。

    “那些六扇门的捕头,或许也会跟来,就是不知,明棠会不会被惊动.......”

    踏步而动间,安奇生心中转动着念头。

    南梁城就这么大,几十个捕快的入驻,自然瞒不过所有人,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非但知道,他还曾以入梦的方式得知了他们的目的。

    “六扇门的人盯上了天一夺灵经,即便我将功法交上去,表明自己不会夺取他人内力,他们只怕也不会相信.......”

    安奇生心中明亮。

    六扇门,可不是会跟人讲理的地方。

    他若不想跟孔三一般与六扇门对抗,之后被天下追杀,也只有转移视线这么一个办法了......

    心中转着念头,他的脚下却未停,越走越快。

    丹境一成,他行走坐卧都在搬运气血,都在调动内力,奔行之间,全身热气滚滚,内力更是鼓荡不休。

    待到遥遥看见蛇王山之时,他周身气血已然彻底活络开了。

    他抬眼看去。

    视线陡然开阔,大片山川宛如一条条巨龙盘旋于前,山脉线南北绵延不见边际,山多峰密。

    “大好山川,藏污纳垢却是可惜了。”

    安奇生眸光偏移,说话的人远在二三十丈之外,但声音却好似在他的耳畔响起一般,显现出来人高深的内功。

    远处荒野积雪之中,两匹高头大马走上缓坡。

    一红一黑两匹骏马一下吸引了安奇生的目光,那两匹马肩高八尺,鬃毛飘扬无有一丝杂色,踏行之间顾盼神威,任何人一眼看去,都可知这是宝马。

    “蛟马.......”

    安奇生眸光闪了闪。

    久浮界中灵气充足,不但滋养出奇异猛兽,马匹也种类繁多。

    蛟马,就是其中一种。

    相传蛟马身怀龙血,体魄强健,一日一夜间可奔行两千里。

    要知道,普通的马,奔行几百里就几乎到了极限,若不休息,甚至可能暴毙而死。

    蛟马比之普通马匹好了何止十倍?

    自然,其价格之高与普通马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任何一匹马,价值都不会低于他手中这杆长枪!

    骑乘红马的女人着雪白狐皮大披风,登着一双银白筒靴,几缕长发随风而落在姣好的面容之上。

    落后她半个马位的的黑马之上,是一个身姿挺拔的俊美男子,其背负长剑,一袭白色单衣在风中猎猎,说不出的潇洒。

    之前说话的,就是他。

    “寒铁长枪丈二,阁下好臂力。”

    俊美男子眸光微亮,遥遥拱手道:

    “在下极神宗东门若,这位是拜月山庄的赵言言师妹,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极神宗,拜月山庄.......”

    安奇生心中一动。

    这两个门派都是大丰赫赫有名的门派,尤其是极神宗,近年来隐隐有追上皇觉寺的势头。

    想着,他持枪拱手:

    “在下安奇生,山野之人,无门无派。”

    “安奇生......”

    一男一女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安兄踏雪持枪而来,隐有杀气相随,可是为了这山中匪徒?”

    东门若眸光泛着涟漪,又问道。

    在他眼中,数十丈外那汉子身材魁梧,雄浑如山,长枪杵地,气势极为不凡。

    “两位少侠,莫非也是为了这山中匪徒而来?”

    见几人跨马靠近,安奇生不动声色的反问。

    “是,也不是。”

    东门若摇摇头:

    “我等此来另有他事,路过此处,听闻山中有悍匪盘踞,也就来了,左右顺手除去也费不了什么功夫。”

    “原来如此。”

    安奇生微微点头,并不奇怪。

    各门各派的少侠,可都最喜欢‘替天行道’了,绞杀这些匪徒,一来有名,二来有利,何乐而不为?

    这东门若与赵言言气息强大,一看可知已然是换血大成的高手,对付一些山贼自然是手到擒来。

    听着几人一言一语,赵言言秀眉微皱,轻声提醒道:

    “东门师兄,时候不早了。”

    “师妹说的是。”

    东门若笑容灿烂,向着安奇生一拱手:

    “既然碰上了,安兄不妨与我等同行如何?”

    “固所愿而。”

    安奇生对这几人或者说对几人身后的两大宗门有兴趣,听到这话,自然自无不可。

    此处遥遥可见蛇王山。

    但望山跑死马,距离抵达蛇王山少说还有十多里地。

    谢绝了东门若与其共骑一马的邀请,三人两马速度一下展开,前后不过片刻,已经来到了蛇王山脚下。

    “嗯?”

    山林之外,三人停下,安奇生眉头突然一皱,闻到了一股血腥气飘来。

    “咦?”

    翻身下马的赵言言轻咦一声,开口道:

    “东门师兄,前方有血腥味,我们似乎来晚了.......”

    安奇生扫了一眼赵言言。

    这女人的感官倒是敏锐.......

    “血腥味?”

    东门若皱起眉头。

    他自然没有闻到什么血腥味,但他却不会怀疑赵言言的话。

    赵言言虽然尚未修成拜月山庄的秘传拜月**,但是感官却也无比敏锐。

    “走,去看一看。”

    东门若甩开缰绳,身子一动,踏入丛林之中。

    蛟马性情凶猛不下虎豹,丢在这里,等闲人也根本牵不走。

    “这些山贼,还挺抢手.......”

    闻着飘荡而来的血腥气,安奇生心下摇头。

    他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未动手,已经有人提前动手了。

    这些少侠,可真是道德楷模......

    沙沙~

    走进山林,又行了数十丈,视线开阔起来,一条勉强算是路的山道之前,横七竖八的死了十多个山匪,残肢遍地,腥臭扑鼻。

    干涸的鲜血与四周积雪混杂一起,凝结成红冰。

    “那人拳法很是刚猛,打法大开大合,极为狠辣.......”

    看了一眼死的极惨的一地尸体,赵言言脸色不太好,她的感官太好,这一幕造成的冲击比东门若大了十倍。

    杀人而已,何必弄得如此血腥?

    “走吧。”

    东门若摇了摇头,眸光幽深:

    “且看是哪位大侠替天行道,还是附近土匪火并吧.......”

    呼呼~

    三人动作都极快。

    踏行之间已经跨过了山路,向着半山腰的山寨而去。

    一路上,尸横遍野,一众山贼死相凄惨,不是胸腔被砸碎,就是断手断脚,甚至有几个,脊椎都被扯了出来。

    手段之狠辣,几乎让安奇生以为是自己动的手.......

    “小心些。”

    东门若脸色凝重,这一路走来,死去的山贼不下百数了,必然是高手出手。

    安奇生手掌轻轻转动长枪,顺着破碎的山寨大门向内看去。

    只见山寨之中血流成河,残肢遍地,尸体成堆。

    而在尸山血海一般的废墟之中,一个穿着月白僧袍,唇红齿白的俊美小和尚盘膝而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