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网 ->都市·青春 ->快穿之重获新生简介
听书 - 快穿之重获新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帝师(13)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王小胖!王月半!你给我下来!”王小胖他爹王大胖在树底下怒吼道。

    “不!我才不下来!我又不傻,明知道你要揍我我还下来?”王小胖求生欲很强地抱着树枝不肯动。

    “好哇,好哇,你不下来是吧?有本事一辈子不下来!不然你看你爹我怎么揍你!”王大胖生气道,手中还挥舞着王小胖那鲜红一片的试卷。

    “当家的,你别生气。”王小胖他娘劝慰道:“孩子毕竟还小,这一时半会儿的不懂事,你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不就是考了49分嘛?有什么要紧的?等把孩子抓下来好好揍一顿,下次他就知道好好看书好好学习了,这一顿不够接着揍,多揍揍总能学好的,不生气不生气啊!”

    王小胖:这真是能和老爹一起混合双打的亲娘!

    王小胖他爹闻言,顿时平复了心情:“劳累娘子担心了。”说完就指着几个家丁道:“你们几个愣着干啥?还不上树去给我把他抓下来?!带着棍子,他要是敢蹬你们就直接给我敲他的狗腿!”

    “我的腿要是狗腿的话,爹你是啥?”仗着自己的地理优势,明知道一顿打逃不了,但是很清楚自己不会被打死的王小胖还是作死的抓住王大胖的语言漏洞和老爹顶嘴。“你!”王大胖拿着卷子卷成的纸筒指了指王小胖,一副你给我等着的表情。

    “儿砸!你这话娘可就不爱听了!你这是把你爹娘一起骂进来了?”王小胖他娘说着就开始撸袖子。

    知道亲娘永远下手比亲爹稳准狠,永远抓着会痛但不受伤的地方打,还会抓挠掐齐上阵的王小胖:tat为什么我会作死惹到亲娘!这一切都怪那个标准化考试!都怪李……这个傻/逼!呸呸呸,自己的先生是最伟大的,就是他提出的这些学习方法,真的是他们这群学渣一辈子的痛啊。

    同样的情景,在很多国子监学生家里上演,一时间,京城到处有瓜吃。而在宫中的皇上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模笑容,曦月啊曦月,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呢,这么多的想法是怎么想出来的呢?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通过这一次的考试,曦月又改变了教学的策略,让他们每日都花一大部分的时间去背诵经义,而且每天自己亲自出题让他们默写。

    曦月检查她们经义背诵的方法就是把四书五经中不同篇章的句子拼凑在一起出题,割裂经义,但又要让你做文章,并言之有物。而且这能够让大家更好的记忆。这也是现在会试的考试形式。

    例如前朝有一任考官出了个十分偏的题目:‘君夫人阳货欲’。

    只从字面上看这题,简直是污秽至极,竟说某王夫人想看什么不可描述之物。殊不知君夫人出自《论语季氏》:“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

    而阳货欲则出自《论语》:“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意思是有个叫阳货的人想要见孔子,但孔子不见他。

    这风牛马不相及的两句话也能扯到一起去,若是哪一科的考生碰见这种题,估计哭娘的心都会有。

    可现如今大梁朝的科举考试,几乎都是这种截搭题,也因此十分考验考生的应变能力,和扎实的经义功底了。

    曦月现在每天都进行一次考试。等到曦月将所有学生的经义考试都到了九十分以上之后(满分一百),便开始和学生继续讲策论。先督促着他们,将策论的分类自己补齐。整理出一套完整的说辞,里面要有典故,隐喻。文风不要太华丽但是可以霸气。写完后自己背下来。

    然后变换着题目,让他们套进题型里。

    众生第一次知道,考试竟然还有这等窍门。

    原本觉得最难的策论,现在信手拈来。

    毕竟科举的选题范围不广,考试科目不多。有所准备,见效甚快。

    平日不喜欢念书的,也来了兴致,连蔺翁少都捧着册子放不下手。

    对待新事物,总是比较有兴趣的。

    开始的这段时间,他们想应证这套提纲,念书也不觉得枯燥。这时间里学习,恰好是最有用的。

    书院里教策论的先生浑身激灵,跑过来问她:“李先生,您和他们说了什么?这群学生仿佛开窍了一样。答题,条理有秩,旁征博引,叫人拍手叫绝!连丁有铭原先那一手不知所名的臭文章,现在都漂亮了不少!”

    曦月笑道:“你也说了,他们是开窍了。”

    先生:“那其他学院的学生……”“明年再说。”曦月道,“试点嘛,要一批一批来,否则就没有效果了。”

    玩的就是出其不意。要是提前泄漏出去,朝廷临时做出应对可怎么办?

    进士科乙班的科考准备进行得如火如荼。

    其实往年并没有这么夸张,因为多数学子要先在州试上挣扎个好几年。

    今年学子有些特殊,不少高官子弟入学,全都集在乙班,是以参考的人数较往年增长了不少。

    所谓“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说得是不错的。能在这个年纪靠考上进士入仕的,堪称是天才。

    今年科考的日子比往年要晚上许多,大约真是因为朝廷近日动荡过多,来不及准备。而且现在为了更多的人才,才又开了一次科举,只是这一次科举一直拖到了二月底才开始。

    倒是多给了他们时间准备。到了科考当日。

    众生在书院集合,然后由曦月带着,前往尚书省礼部南院贡院应考。

    一群人穿着云深的衣服,浩浩荡荡的排在门口。

    其余赶考学子都是零散过来的,正坐在门口捧着书册温习。

    国子监的学子有秩序的站在原地,念念有词。

    人家拿的是厚厚的一册经文注疏,云深掏出来的都是手掌心大的提纲罗列。叫人频频侧目。

    有不少其他学院的生徒,坐着马车过来。见他们声势如此浩大,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是寒门学子,不敢惹那些人,只是在嘴边嘀咕道:“这些人都占着自己是高门子弟天天玩,现在不会当这是县考吧?这儿,可是进士科。”

    但是压不住新曦月的耳力好,偏偏就听见了这些还没学子的低谷,他也是知道这些寒门学子对这些人的不满,因为他们家贫穷,所有没有能力进入更好的学府,而他们仅仅是凭着自己家的势力便进入高等学府,却不努力学习,这确实是为读书人所不齿的,只是曦月在心中想到,这一切将会在这一次的会试中终结,他们要自己向大家证明。

    贡院门口有人出来敲锣,扯着嗓子喊考生进场。

    曦月敲着扇子,给众人说最后的几句话:“今年的科考,或许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次。想到自己正在创造历史,心底是不是,涌起一股豪情?”

    左乾陵深吸一口气,笑道:“有些紧张。”

    “紧张证明有所期许。记住这样的感觉,尽管向前吧。你们将走出你们自己的道路。”曦月指向前面道,“走进这道院门,你们就可以出师了。先生给你们上的最后一课,也到此为止。无论结果如何,你们都是满分结业。”

    曦月道:“去吧,先生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众学子朝她伸出手臂,朝她恭敬的一拜。

    他们将东西放在门口,交由曦月看管。

    一个个人头耸动,排队等着入场。科考第二日下了点雨,曦月带着国子监的众先生,打伞站在门外等候。

    将学生接了出来,到不远处的铺子里躲雨。那边的掌柜好心,特意给他们多支了个蓬。

    曦月让人运了热汤来,众人捧着个碗,互相间热烈讨论。曦月在学生间走了两圈,听了大半。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也没开口评判。

    天色黑尽之前,再送他们回去。

    第三日,进士科科目全部结束。学生鱼贯而出,贡院门口挤满了人。

    学生家中也都来了人,或派了马车过来。

    曦月等他们一个个出来,再一个个传话:“有需要叫我还有四殿下评判卷子的,将试题以及自己的答案,都默写下来。明日早上,带到书院。”

    众生纷纷点头。

    翌日,乙班学子全员到齐。带着自己的卷子坐在位置上。

    曦月掩嘴咳了一声,一手夹着笔,表情严肃的走上前。于他看来,科举还是过重于形式。

    有官宦背景的学子,在科考之前,或许就已经定下了榜名。而普通平民,除非文采极为出众,或是运气上佳,否则很难考上。

    这次看他们考试,自己却说不出的紧张。早早来了书院,在学堂里等侯。

    卷子被呈到曦月面前,众生屏息凝神,等候他的结果。

    曦月批改的很认真,神情几乎没有一刻松动。

    过了一段时间,曦月终于抬起头,放下笔,将一沓试卷整了整。

    接着,曦月随手翻了一下,抬起头阴笑道:“又到了发卷子的时候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