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网 ->武侠·仙侠 ->问仙几许简介
听书 - 问仙几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十二章 爆发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张一凡当晚并没有回中村,也许是马上要去州府六扇门了,他心中颇为不舍堰县的捕快同僚,当夜他请所有捕快在酒馆大喝了一顿,本来以他的内功修为想要醉是很难的,但是此情此景他也放开了喝,于是大醉了一场,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转醒。

    收拾收拾心情,张一凡洗漱了下,把自身细软都包裹好,跟王县令及王捕头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他先找到张三儿,跟他说自己准备去州府六扇门历练,预计要三年时间,问他愿不愿意跟随自己去州府,张三儿表示没问题,反正他是孤儿,张一凡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张一凡大为高兴,叫他先去州府找个地方落脚,等后面他到了六扇门再去寻张三儿,同时给了张三儿十两银子作为盘缠。

    午后张一凡回到了中村,跟村民们打过招呼后直奔私塾而去。

    此时私塾大门紧闭,张一凡喊了几声并无人应答,便觉奇怪,这个时候应该还未到放课时间,既听不见学童读书声,也没有学童嬉闹声传来。

    大门并没有上锁,张一凡推门而入,前院并没有发现人迹。

    “大叔,大娘,我回来啦,你们人呢。”张一凡边喊边朝后院走去。

    令张一凡感到不安的是,他在后院也没有找到张松蒲夫妇,而在东厢房大厅桌子上发现了写有“张一凡亲启”的信。

    张一凡拆开信,里面只有一行字“仙渡口闸楼,申时,张松蒲夫妇,过时不候。”

    张一凡看后心底一沉,看来张松蒲父母已经被对方劫走,并且对方对他的行踪颇为了解,知道他今天会回中村。而此时已过未时,还有三刻就到了申时。来不及细想,他马上朝仙渡口那边赶去。

    张一凡来到仙渡口闸楼时里申时还有一刻,此时已然入夏,正值汛期,仙渡河河水凶猛水流湍急,闸楼附近也没甚人烟。张一凡打探四周并没有发现张松蒲夫妇的踪影,正考虑要不要上闸楼看看时,闸楼二楼传来声音。

    “小子你来的还挺准时的,看来这二人对你颇为重要啊。”突然闸楼二楼转出一名面相威严的中年汉子,朝张一凡冷笑道,目露凶光。

    “你是谁?我大叔和大娘呢?人在哪里?”张一凡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中年汉子,急忙追问到。

    “梅花三杰任罗。至于你说的那两人,已被我投入这仙渡河喂鱼了,哈哈。”男子无比嚣张的狞笑道。此人赫然是梅花三盗中的任老大。

    张一凡听闻张松蒲夫妇已被眼前汉子杀掉投河,顿时眼前一黑,又听闻汉子乃梅花三盗中的老大任罗,顿时又惊又怒。

    “啊!我要你死,狗贼!”张一凡抽出伏魔锏向任罗冲去,双眼血红,浑身爆发出一股火红之气,此时张一凡直接爆发,运转火字诀御火焚身让自身周围充满火属性内力,攻击增幅提高了三层。

    “小子,还有点实力,不过还是免不了一死。”任罗边说边拔剑出鞘。任罗所用剑名为凝冰,剑长三尺一寸,锋利异常,是楚国铸剑名家鲁冶子用百年玄铁历时四十九天锻造而成,是楚国少有的神剑,想不到在任罗身上。对此任罗也颇为得意,几年前自己抢劫的一车进京贡品中此剑正是其中最贵重的物件,一得到此剑任罗便爱不释手,此剑不仅锋利异常,削铁如泥,而且和其内功非常匹配,使用起来相得益彰,威力提高足足二层,要知道到了他这个层次的高手提高一层都是千难万难。

    只见任罗运起寒冰劲,虽处夏时,但其周身三丈范围内缺让人身处寒冬,行动僵硬。

    “小子,让你见识下一流高手的风采。”说罢,任罗施展寒风剑法欺身上前,几个回合下来,张一凡身上已三处中剑,虽不致命,但感觉中剑处渐渐僵硬,渐无知觉,还好没伤及四肢,自己行动暂时还不受影响。

    与任罗交手张一凡才知道一流高手的可怕,一流高手与二流高手实力差别竟如此之大!也许十个二流高手都打不过一个一流高手吧?张一凡心想。任罗剑法诡异,寒冰内力喷薄而出,身法飘忽不定,张一凡抵挡起来颇为吃力,再不想办法,几十招后他肯定落败身亡。

    星火一击!瞧准时机,张一凡反击,但是毫无效果,任罗很轻易的抵挡下来,任罗显然身怀巨力,兼之凝冰剑坚硬异常,伏魔锏一击无法建功,只是逼得任罗退了几步。

    “小子这怪锏颇为不烦,受我宝剑砍劈丝毫不损,大爷我收下来了!”任罗嚣张的说道。

    “有本事尽管来取!”

    御火成峰!见任罗又攻上来,张一凡使用火字诀秘技。但一见张一凡使用此招,任罗立马飞身回退,显然任罗通过李老头知晓了御火成峰的秘密。受限于身法,张一凡御火成峰行进速度并不快,且此招是防御为主招式,有个缺点是发动并不迅速,在此对付出剑如风的任罗效果实在欠佳。而新掌握的星耀火云是一招群攻招式,对付任罗这样的一流高手显然是毫无作用的。无奈,张一凡只能被动防守,想要依靠深厚的内力耗死任罗,要知道直到现在张一凡都没取消御火焚身的状态,而且这招可是非常耗费内力的!

    此时距离交手已然过去一柱香时间,张一凡身上又添两处剑伤,但他好像越战越勇,由当初几招才能反击一招到现在与任罗打得有来有往。

    任罗的耐心显然到现在快耗尽了,对付一个小鬼居然这么长时间没有拿下让他感觉颜面尽失,看来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了,任罗暗想到。

    “小子,让你活的太久了,是我的过错!疾风九剑!”突然任罗朝自己四肢连点四下,整个人身法突然加快一倍有余,剑光如疾风般朝张一凡奔来!张一凡只来得及施展御火成壁,便觉漫天剑影在自己眼前晃动,片刻之间自己便身中三剑,而令他暗叫糟糕的是他的大腿上已中剑,形势急转直下,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张一凡命悬一刻!

    张一凡还在咬牙坚持着,脑中飞快转动,突然灵光一现,心中有了计较。御火成峰!张一凡虽然大腿中间僵硬不已,但是他还是使出了这一招,令任罗惊奇的是此招不是向他,而是朝仙渡河而去,他在犹豫是不是追过去时,张一凡已然跳入河中。

    “不好!这小子要逃!”任罗大吃一惊,连忙上前,钻入水中追去。身为湖州有名的大盗,任罗对自己的水性深感自信,加上自己独有的冰属性内力,在水下半个时辰不呼吸完全没有问题。

    但令任罗想不到的是,等他追上张一凡时,张一凡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更让他心往下沉的是张一凡身边周围居然没有水!虽不清楚张一凡如何办到的,但他感觉非常不好,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觉得先离开水里再说。任罗没有犹豫,马上飞身往岸边游去。

    “想跑,晚了!钻龙!”张一凡整个人开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连同伏魔锏在水中旋转起来,速度越转越快,在水下形成一道水旋柱,形若水龙,以惊人的速度朝任罗冲去。

    “不!”任罗显然没有想到张一凡还有此绝招,眼见逃不过,只能用凝冰剑回身格挡。在张一凡绝技钻龙攻击之下,神兵凝冰居然被一击而断,自己则被重锏穿胸而过,眼见是不活了。

    张一凡大口喘着气,吐了两口血,稍后上前查看任罗是否死了,就在此时任罗突然转醒,仿佛回光返照般,朝张一凡肋下打了一掌,“寒冰掌!小子一起死吧,哈哈…中了我的寒冰掌无人可救。”任罗大笑两声就此死去。

    张一凡此刻情况非常不好,整个人仿佛置身冰窖,寒冷异常,之前身重数剑伤口此时集中爆发,张一凡抵挡不住就此昏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一凡转醒,发现在自己还在河底,只是身上那股寒冷之感无影无踪了,不远处则是任罗的尸体。张一凡活动了下身体,身体伤口虽然还很疼,但是已无僵硬冰冻之感。他虽好奇,但是现在不是研究此事的时候。他把任罗的尸体拖上案,然后开始在水下寻找张松蒲夫妇的踪迹来,此时快入夜,天空中残阳如血,张一凡查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任何线索,心底不禁生出一些希望来。

    他上岸望向闸楼上层,慢慢的朝那边走去,不知是不是有预感,他突然觉得很悲伤,心头如遭重击。果然,在闸楼二楼角落处,他发现张松蒲夫妇二人静躺在地上,张一凡走近一探,发现二人早没了气息,心脉均被震断,已死去多时。

    “对不起,大叔,大娘,是我害了你们,要不是我招惹这些大盗,你们也不会被报复,也不会死。呜呜呜…”张一凡痛哭的自责,他此刻心情异常难过和愤怒,觉得所有的盗贼都该死。他脑中充满了仇恨与憎恨,心中暗暗立下毒誓,今后要杀尽自己碰到的一切恶盗,不知道以后名镇楚国的“嗜杀神捕”是不是因此而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